龙溪都开拓先驱—陈梅峰父子

作者:惠来陈梅峰文化研究学会秘书处 信息来源:惠来陈梅峰文化研究学会秘书处 更新日期:2016-03-02 浏览[5702]

 

    龙溪都古代属海丰县治,东起总铺洋,西至后溪山岭,北自梅林,南达甲子港,横直各百多华里。位处闽粤咽喉,惠潮门户,地理位置十分重要。但山多林密,地旷人稀,为猿猴麋鹿栖息,虎豹蛇虫出没,烟瘟瘴疠之地。

 

    龙溪为潮汕四大河之一,原始是一条桀骜不驯的“野龙”,许多地方积水成湖,雨季河水泛滥。明嘉靖四年,龙溪都割隶惠来县治,除甲子港外,仅有711户,1728人(据《惠来县志》记载)。宋元时人口可能更少,而且大部分聚居于沿海和大陂溪(今鳌江)一带。这些地方也因水利不修,农业生产落后,地广田瘠,水旱无时,十年三收。据《县志》载:每亩田赋不及其它四都(惠来、隆江、酉头 、大坭)四分之一。又据《建置县治监察御史奏议》:盖其地东南沿海,西北阻山,离潮阳县一百十余里,离海丰县二百余里,编民鄙陋,罔知教化。由此,可见建县前龙溪都为海丰县鞭长莫及的化外之地。但是应该看到:龙溪都有宽广的谷地,山间盆地,沿海台地、低丘、滩涂等是一片待开垦的宝地。“玉不琢不成器,人不学不知义”(义,宜。仗正道,利群众就是宜),她正等待劳动人民去琢磨。带动人民最先制服“野龙”,开辟田园、盐场,发展农业生产,创立学校、培育人才,具有重大贡献的是岐石村的陈梅峰父子。他们既有高瞻远瞩,精心擘划的主观条件,同时也有祖宗遗下的图纸与海丰县许多官亲戚友等特殊关系的优势。

 

(一)

 

          陈梅峰,名正功,生于宋咸淳元年乙丑(即公元1265年),卒于元至正十六年丙申(即公元1356年),享年92岁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  元初,陈梅峰随父文英耆陇乡(今陈陇村)到龙溪都的麒石村(今岐石村)创业,他的高祖父陈原父于宋高宗末年为海丰县令。陈县令生前踏遍龙溪都,认为这里是一块待开发的宝地,令僚属绘有地图秘藏家中,死后其子孙扶榇要回福建莆田安葬,不料到耆陇时,暴雨骤降,一连月余,总铺洋变为水乡泽国,大水两月不退。灵柩停放在前山,日久土陷,棺被埋入土中,成为天然土葬,这就是后人称为“恰鼎金”(锅釜倒覆犹如馒头的形状)的名地。陈原父子孙有的回海丰,有的到潮阳、桥柱等处创业,有的留下在耆陇村定居,其玄孙陈文英,保有传家宝藏,连龙溪都的地图也在他的手里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 元初,兵戎寝息,社会比较安定,陈文英带着妻子离开耆陇到麒石村开基创业。他善相地理,见麒麟山蜿蜒起伏,中间突起一峰,上有独石,宛如麒角,号此地为“独角麒麟”(即今之石人山,形状犹如石人)。遍山林木茂盛,山前面对笔架山,三峰端秀,远视似三老拱揖,左汇大江连大海,凤山挺拔捍卫水口,海潮旋涌于山前,海湾左是华清港,右为览表渡,江口就是甲子港——麒石分明是一个海湾的渔村!甲子是惠潮门户,麒石便是门前的卫士,好一幅天然画景,使陈文英魂牵梦萦。于此,夫妻父子在麒腹处剪荆刊莽,开辟地基“四廛”,可列“百区”(可建百间小屋),建起大厦在此定居。

 

    这就是今之岐石村(麒、奇同音,后世又写作岐石村)。村的下方原有林、张、周等户居住,其中有科甲起家的周天麒,是宋末进士。宋亡元兴,周进士不愿做异族统治者的官奴,在此隐居讲学。那时全村人口不过十几户,几十丁口,在低洼处耕作,周围无主荒地很多,陈文英选择地势较高、灌溉方便的地方垦殖,谷物收成有保证。而且东海、碣石、甲子等处有他的宗亲戚友,那里耕作技术比较先进,自有亲人送来耕牛、种子和劳力,所以不上几年,田地扩展至葵潭等地。

 

    陈文英胼手胝足,艰苦创业,弃世之后,他的儿子陈梅峰创业精神比乃父有过之而无不及。梅峰娶本村林氏为妻,夫妻继承父业,勤奋开拓。适逢元初,蒙古贵族为巩固统治,奖励垦荒耕作,修治河渠,恢复农业生产。在他的拼搏之下,田地延伸到七八十华里的后溪山,山体田地均在海丰县立下税契成为他家的粮田粮山。他引来了北方逃难的饥民,给予种子农具到各地建立寮地耕作,成为陈家佃民,每年收取少量租谷,租少地多,总的收入颇丰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 陈梅峰身强体壮,豁达大度,极好施与,“周洽乡闾,无间恩仇”。元俗时尚礼佛,梅峰于麒石山之左筑一小庵,设置茶果,供应礼佛的善男信女。他想乡里经济发达了,人们应该学文化,才能移风易俗。平生最羡慕唐代韩愈治潮时请进士赵德为师,教育子弟,使潮州成为“海浜邹鲁”,功业永葆千秋。他虽无功名无官贵,有钱有心就能办到。于是在麒石山西北隅建“种德堂”书屋(现遗址仍在),请周天麒进士为师,并于海丰延聘名师宿儒助教。周进士当时撰碑记述(碑刻无存,但《陈梅峰传》有陈及此事):自此,文明之风,蔚然兴起。他的堂侄陈长遂在此读书为第一个岁贡,官至广西临桂县县丞。岐石村后来之所以成为“书香世家,科甲门风”,皆陈梅峰和周进士率先倡导之力。岐石村重视教育,培养人才的风气也渐渐影响到龙溪都各乡村。

 

(二)

 

          陈梅峰与林氏结婚后仅生一女,十几年后林氏病逝,女儿嫁给澳头村郑家为媳。梅峰早年丧偶,不胜悲痛,周进士也有此苦,同病相怜,两人互相劝慰,心情渐渐平静下来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  周进士养有一子,勤于农事不善读书,周老不加强求,只望粗衣淡饭过日,对于传道授业则认为是自己的职责,有教无类的思想与陈梅峰相同。陈梅峰比他年轻,凡事必请教于他,以父辈相待,遗憾的是周进士六十多岁无病而终。陈梅峰当时进入不惑之年,失去了导师尊长后,一心向佛,自寻安慰。他再到溪山员潭仔处建了一庵,延僧人主持庵事。他早晚两造必到庵中礼佛,附近佃户知他一到,主动将租谷挑至庵中缴纳,他除留部分作为香积外,余的用船运回家中。回到家里,孤灯为伴,难免有寂寞之叹,夜静更深时,想到晚年如果病倒,谁来照护。对高祖遗下图纸要开发龙溪都的功业未成,龙溪未制服,田赋也难以保住,这一切的一切,使他忧心积虑,郁结难消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  他新建了两幢“四点金”,新厦陈设极为壮丽,睹物伤情,思绪就越乱。佛法是无边的,但毕竟人是“人客”,物才是主人,所谓一切皆空没有根据,佛法也无法带回物质归天,家产最终要有人来接管呀!女儿现在有三个儿子,何不招婿带外孙来继承家业呢?想定之后即与澳头郑亲商量。郑家人口多,这一说即受到满意反应。从此,赘女婿带最小的外孙到家,满望从此安度幸福的晚年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 有一天,郑亲家来作客,陈梅峰在厅堂上款待,攀谈家事,直至中午时分,小孙子来请公公午膳,陈梅峰说:“好,待我来。”小孙子翻白了眼说:“我是请我公公,不是请你呀!”梅峰一听,羞愧莫名,似被一瓢冷水当头浇下。当晚百感交集,不如意的事又滚滚泛起,泪水漱漱堕下。细想自女婿入赘至今,不事耕作,却常到甲子闲游,认为钱财是白得的,吃喝玩乐,尽情挥霍,那有想到钱银是我的血汗,几十年来我呕心沥血,艰苦创下的产业将被坐吃山空。如今小孙子只知有自己的公公却不把我当亲人,他们父子若怀歹意,不日将家财席卷而去,那岂不是什么都完了吗?与其家财白白给女婿毁掉,不如将产业分还各佃户自管,这也算做了一桩善事。主意一定,次日便对郑婿说:“后天六月初六是圣日,我要将所有契约拿出来曝晒”。女婿并不怀疑,契约交给岳丈就又到甲子潇洒去了。

 

(三)

 

       “圣日”家家户户晒衣物,陈梅峰衣物不用晒,倒是背上一袋契约到马陇湖寮地佃户的家,这家佃户原是北方逃来的难民,姓张,为人老实厚重,主佃向来亲密无间。这天张佃户一家如往时一样迎接陈梅峰,可想不到这一回他带着满脸愁容进门,一坐下来就长吁短叹,掩面而泣,张佃户见状,不知所措。梅峰解下布袋,佃户问他这是什么东西?梅峰才说:“田契,是烧了呢还是发还各佃户?”张佃户丈二金刚摸不着头脑,再三追问下,陈梅峰才把详情一五一十告诉了他。佃妇听说,惋惜再三,反诘:老爷家资富有,良田万顷,这样做人正像神仙,管他什么养仔亲生儿,俗话说,亲生仔不如“亲袋仔”(亲袋仔表示袋里装满钱银)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 张佃户说:“你晓什么,田要亲耕,子要亲生,养仔认为钱财像白来猪白来羊,拈手可得,化光了,存个空袋子有何用处!”

 

         陈梅峰只是垂泪,喉曲难于开口,在佃户夫妇劝说下,他才收泪说:“想不到今日年近七十,无依无靠,功业未成,怎对得起祖宗!”

 

    张佃户说:“你不要自愧,不要灰心,我有三个女儿,她们都长大成人,你就选一个为妇,她会服待你的。”

 

         陈梅峰一听,心里便踌躇起来:“这怎么行,我老了,是待升天的人,我家有的财产就让你接管好啦。”

 

         张佃户再三劝解,然后请他到东房去休息,回头与老妻商议。佃妇责问他:“这事怎好招惹,难道‘老猴会攀树’吗?”

 

       “会的,老猴不会攀树它吃什么?难道躺在地下任野兽吃了不成!”

 

    佃妇是个明白人,当晚拿尿桶盛上草木灰,用手压实放在田主睡的房里,以此试探老人精力如何。晚饭后,陈梅峰与佃户喝茶谈论家事,直到半夜才回房上床歇息。谁知老是合不上眼,许是多喝茶水,尿量特别多,小便时不是“滴注”而是直射,把草木灰射了一个深深的小洞。翌日,佃妇来收取尿桶,一看情形,聪明的佃妇心中便明白了,马上告诉丈夫说这事可以成全。丈夫佩服她有机智,早餐后叫来三个女儿便开始做起思想工作来。大、二女儿都已廿出头,不肯嫁给“老猴”,唯有小女儿年方十八,相貌一般,沉静憨直;她想大姐、二姐长大尚难找到“主头”,到她份上,说不定会变成老尼姑。人说老夫惜稚妻,他年老体壮,还有生育能力,有幸亲生一个孩子传宗接代,岂不美满幸福;不生,待老人百年后招个入赘也算陈家有嗣。但这事总要说清才好,便把想法告诉父亲。父亲赞赏女儿有远见。于是三方四人谈了个清楚,然后留田主在家歇宿,择日成亲。从此,老梅峰真正有了幸福的晚年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 数天后佃户送梅峰夫妻回家。梅峰之女和郑家女婿先见父亲带契离家,知道事情不好,到处寻问,今日见父亲带来一女子,猜已继娶有人,感到惭愧悔恨。事成定局,女婿夫妻父子不得不收拾回家。梅峰夫妻重整家园,全村人民都来庆贺,有的欢喜祝愿,有的背后掩嘴暗笑。总之“老猴”能否攀树?大家正在拭目以待。

 

(四)

 

          陈梅峰婚后夫妻感情甚笃,第二年产下一子,取名僧复。“老猴”果然会攀树,邻里传为佳话,后人都称他为“猴树公”。以后连续再产两胎,共生三子,次子名僧童,三子名僧达,均取其皈依佛祖,以“僧”冠名,三了均成人,陈梅峰才离世。有书记载他生前“山塘田地悉据龙溪一都,轻租薄税,人皆德而附之。”此后,三子继承父业,再创辉煌的业绩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 元亡明兴,洪武元年(即1368年)朱元璋下令农民归来,承认农民耕垦或即将开垦的土地归农民所有,并分别免除三年徭役或赋税。洪武二年又下令把荒闲的土地分给农民,每人十五亩,菜地五亩。又实行民屯,民屯与一般垦荒不同,屯民所种是官田,僧复兄弟田地太广,大部分是招引北方的难民来垦殖的,属于民屯田地的多。按规制,自备耕牛者,十税三。明初“兵饷烦重,法令严苛”,长子僧复将所收租赋大部输运上缴。一次,因输赋稽延误期,致被谪戍到辽左,后来奉例改在附近的碣石卫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 洪武十四年诏丈量民田,海丰县陈举人主持丈田的事,特派僧达丈量龙溪一都的山塘田地,陈僧达年富力强,随父兄开拓有年,又有图纸在身,任命后“沿土丘履亩,遍历川原”,查勘丈量。他熟知田地肥瘠、赋役多少情况,凡是祖业未尽开拓的都增补清丈,并登记入簿。如“梅林双派二陂、三陂等处诸田,阡陌相连都百有余顷,后溪李婆陂等处诸山连络数百里。”并“修治龙溪各支流,引水归源如溪沙等处,有的筑坝成塘,建堤修渠可灌田千顷(每顷100亩)者计三十六处”(合计三万六千亩)。还在沿海斥卤为田,都一一列入簿籍。又于龙溪南自三溪口(即钓鳌石合流之处),北至后溪水尾两岸田地,派陈通立户,石壁头港(海丰属)处的渔盐,派陈钦立户,均课以少量的租赋,以上都是丈量较为大宗的项目。明洪武十八年,陈僧达以驿传官解民屯租赋到南京,因工作踏实,不久给户部留升为海运督粮官,他携眷居住南京,后卒于京师。长子陈真身体瘦弱,不能千里扶榇还葬家乡,妻及幼子返家,南京留下后裔,蕃衍发达,名人辈出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 陈梅峰是开辟龙溪都、发展农业的先驱者,是岐石文化教育的振兴者和推动者,起到里程碑的作用。他在溪山员潭仔处建了一庵,延僧人主持庵事,又建“种德堂”学舍,请名师宿儒教育子弟,使岐石成为“邹鲁之乡”,使后代人才踵接!自元到清康熙500年间,岐石举人、进士不乏其人,贡生、秀才更多,出仕为知州、知县、县丞、教谕以至翰林院侍读等举不胜举!如清康熙年间,陈梅峰裔孙陈迁鹤进士出身,官至奉政大夫左春坊左庶子兼坊事翰林院侍读(皇子的教授),康熙四十六年丁亥(即1707年)回乡祭祖,留墨在祖祠、凤山、圆通庵,至今犹存。在陈梅峰倡导和影响下,龙溪都各乡文教聿典也蔚然成风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 岐石村元明年代经济实力雄厚,教育发达,虽经几度挫折,特别是嘉靖年间前后两次被倭盗洗劫一空,但由于田广赋多,劫后恢复也快,一直到清朝中叶还是龙溪都佼佼之乡。清末至民国期间,人口激增,田地锐减,林木砍伐殆尽,海湾沙碛,经济衰退,教育不振,人才断层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  陈文英父子700年前从地舆学的角度选中岐石创村,披荆斩棘以有其地,并向外开拓,洒了不少血汗。随着社会的发展,龙溪都各地日新月异,自不待言,而岐石这个基点与隆江、葵潭等镇相比却落后了,这并不是什么“破地理,泄灵气”,以现代科学的观点而论,岐石地理环境的架构仍然不变,它既是风景区,又是经济开发区,具有发展为浜江城市的条件:面临广阔的鳌江下游,距甲子港近在咫尺,前汛沙碛若加疏浚,可建成河港;北有隆甲公路沿葵和公路直达汕头市,西北七公里可连接深汕高速公路到深圳、广州、香港,海陆交通有利。岐石处于海陆两个扇面的枢纽地位,村后是东西走向的台地,地质稳固,房地产资源丰富;沿海滩涂面积广,早已兴起了渔、盐业和养殖业,发展潜力很大。最近,陈梅峰的子孙和遍布海内外的族裔追思先祖光辉业绩,发奋重整乡风,这是一个很有意义的开端……

 

 

岐石大宗祠

 

岐石村于宋朝景佑元年(1034) 创村,大宗祠位于恵来县岐石镇岐石村内,元朝太定三年丙寅岁(1326年),陈梅峰始建大宗祠(敦睦堂)于石人山下,坐乙向辛兼辰戌分金。为三间两进,面阔15•1米,进深26•1米,建筑面积394平方米,占地面积三千七百四十四平方米,元、次间拾柴式梁架结构,贝灰构筑,硬山顶。开三山门、中门为八卦门,建筑风格奇特,结构布局典雅,规模气势恢宏,装潢工艺,金碧辉煌,斗拱迭锦,琉瓦溢彩,头门石刻浮雕活龙活向,生动活泼有趣。奉祀原父公、贤斋公、提点公、文英公及梅峰公诸先祖。明世宗嘉靖五年(1526年)梅峰七世裔孙陈仁凱主持修造,改掉八卦门,开中门,大门立有青石鼓,自清代以来进行多次修缮。清康熙丁亥年(1707年)孟夏,进士奉政大夫、左春坊左庶子兼翰林院侍读陈迁鹤参拜大宗祠,并题诗刻于中门坎钟内面:

 

 

荔香丛里税车轮,一入祠堂气象新。

缥缈三山镵似笔,峻嶒岐石立如人。

笑看凤翥丹岩上,喜见龟浮绿水滨。

说是玉麟钟地秀,宗支此日正彬彬。

  

学会秘书处

 

资料来源:摘录《潮汕历史文化丛谈 第一集》

 

 

梅峰九一府君传

    梅峰公者,吾宗百世不迁之宗也。以祖为公者,系出莆之陈宅巷沿莆之俗称也,公讳正功,谱不载其字,不敢妄加也。行九一者,宋元时父子相继以数纪行,父辈尽而子亦相继纪,故公之考曰六六公而公曰九一以次而百而万,子子孙孙如绳之义也。公之曾大父曰原父公者,莆谱载为海丰令,因家于龙溪,耆赀(赀:资)祖佐以善行称。父文英遂以麟石为开基,始祖善相地理,择龙溪之麟石。山蜿蜒起伏,若卧麟状,当中突起一峰,上有独石宛如麟角,剪荆刊莽,辟其麟腹得地四廛(音填,义:有居民之区域。),可到百区,遂称大庆而居。今垂世为陈,云奇(麒音同)面笔架山,三峰端秀,远视若揖,左汇大江,凤山捍于水口,潮汐旋于山前,真名胜也。先是有元进士周天麒者,据卧麟之左是亦,以科第起家。我六六公既展其正脉,周遂以衰。公生元季,极好施与周洽。乡闾无问疏戚恩仇;元俗尚礼佛,公葺小庵于麟石山之左,厚设茶果以佐四方礼佛之媍妇宾;又建种德堂于西北隅,延师儒人以开家塾,周进士为之记,支子长遂,以人材辟为邑丞,皆公玉成之也。晚年无子,作屋二区,制极壮丽,赘郑氏姑之夫将终老焉,姑幼子请公膳,公曰来,姑子曰:请我公非若也。公遂愧阻,携其赀暦泣谋诸老佃户,告以故。父曰:无以自愧,我惟有三女。公其命之长次,皆不诺而三女忻执巾栉,遂生三子。父亦同姓,乃讳张令张氏妣是也。郑氏姑亦愧恨而还,三子皆成人,公乃殂,公之孝发,慈惠闻于闾里,山塘田地悉据龙溪之一都,轻租薄税,人皆德而附之。元末大乱,虽以方林胡僭称寨官,横行兼并,皆不敢犯。明初,泯一区宇,我族无兵革之祸者,皆公积德之庆。公生卒见世系,塟溪沙之大屿,面乙坐辛,诸山所聚湖水若带,雄壮甲于一邑。妣林氏塟于东边林,张氏塟于后堀,皆石坟。云:公自号为梅峰居士,以所居之前有梅花山。散落平洋,圆墩累累,径不满丈者数百,若横枝疏蕊。世传有仙迹,故谓之梅花洋亦天巧也。

 

 

 

上一篇:

下一篇:




  • 欢迎广大宗亲同胞光临

惠来陈氏宗亲网-陈梅峰文化研究学会         粤ICP备16012477号-1         联系人:陈其泰
邮箱:3391134571@qq.com         手机:13413966948
技术支持:您是第00045648位访客         后台管理